Ibu Jamur

賣草藥汁的Ibu(印尼語的Miss) 

好苦情和滄桑的臉@@,大離題!!!

Anyway,來到印尼五個月了,不曉得為什麼常在感冒,手腕還出現奇怪的皮膚病,前輩們三不五時地分享他們的經驗,讓我覺得在印尼染上一兩種怪病,看起來是種家常便飯。已經感冒了三次了,等於是每一個半月受細菌侵害一次,而通常都是在其他印尼人也在"克克嫂",和我鬆懈了不可繼續用手撐住下巴,摸遍口鼻的壞習慣,不用幾天就中獎了。有活動需常和印尼人握手也很容易中獎@@,前面的Blog有介紹印尼的廁所,手是萬能的,ㄟ...所以可能有些細菌殘留,還好我是女生,穆斯林之女生打招呼方式不像男生是用握手的,兩手合十以指尖輕輕和對方的碰觸,然後依然雙手合十提起像要拜拜一樣,就代表打過招呼了~

每次生病症狀都很嚴重的我,總是難過到最後一定會去找醫生,很少有自己會好這回事@@。印尼的路邊常會看到24小時的醫院(說是小診所比較貼切,白白的建築加上暗黑的燈光,看起來很詭異),另外就是公立的大醫院,但也沒多大。我生病都去技師們介紹的BMC(Bogor Medical Center),第一次是去看感冒,給非專科醫生,有點像是急診的那種一般性的general診療,因為耳鼻喉科的專科醫生據說會等到天昏地暗??? 開了些很一般的抗生素和殺細菌的藥,就花了台幣約1,500,印尼人沒有台灣人那麼幸福有全民健康保險,只要一生病了,就要花上好大一大筆錢,對很多窮人來說,一個月薪水台幣不到2,000根本負擔不起,給很多的藥商和無執照醫生有機可趁的機會,超市滿櫃的成藥,聽過的例子曾有吃亂開的藥到洗腎的也有,真是可憐。對於一般村落的印尼人來說,負擔不起且也沒有醫院,所以身體不舒服的話這些賣草藥汁的太太也是他們的選擇之一,一個個的塑膠罐裝著黑黑的液體,隨時有人叫就會停下來以杯為單位進行販賣。黃技師一直叫我試,但我沒那個膽,完全不知道來源是什麼,黑黑的液體,看起來好恐怖,真不好意思,我還不是很習慣印尼的飲料。

醫療費用高是一個問題,醫生很兩光才是更大問題,聽過很多庸醫的例子,真的很可怕,連他們自己的總統,也是只要一生病就跑國外。最近手腕上長了奇怪的蘚,不知名的皮膚病,拖了快兩個月了,才去BMC看醫生,幫我看病的皮膚科醫生是個蠻有年紀的女人了,天啊,我不知道醫生為什麼我都聽不大懂他在講什麼,且一開場沒多久就說下次要再check,"要不要去我的診所看???"What the hell!!! 這不是有聲譽的公立醫院嗎?怎麼一開始醫生就在拉病人>"<而且我覺得她根本沒在聽我講話,隨便看看我的手就堅持一定是過敏,講了八百次了不可能是過敏,沒有全身性的反應也沒有擴散,一直問我在印尼做什麼工作,講到最後的重點是ICDF賣的水晶番石榴太貴了,下次帶一點去給他吃!!(三條線)。最讓我覺得無法理解的是她還開了一大堆貴死人的藥,開什麼藥一顆要200台幣,我是不大懂藥啦,但抗生素和過敏藥一起,所以醫生自己也不確定到底是過敏還是細菌感染??我只是開"米素藥"的大肥羊囉??X的,拿到帳單居然要3000多台幣,要不是有工作的醫療保險,我真的會賠很多錢@@

技師跟我說,或許在這裡不是怪病很多,而是醫生的素質太差了,很多病徵都診查不出來,或是誤診,讓病人多受了很多罪。聽過最慘的是個台商的例子,原本只是簡單的發炎,結果醫生診斷為肺積水,開了刀吃了很多藥,還是一直發燒,最後回到台灣診斷才知是簡單的發炎,肺積水是嚴重後所產生的併發症。諸如此類的例子,讓人嚇都嚇死了,庸醫真的可以害死人耶,頓時覺得在台灣生活很幸福,不用去擔心一些小病小痛可能就會送命了@@

前天在宿舍認識的德國朋友Schteffen從蘇門達臘的工作站回來了,說他準備要回德國,因為到了蘇門達臘沒多久之後就染上了傷寒(由不乾淨的食物和飲水所引起),不住的上吐下瀉,根本沒辦法下床,最後是靠一直吃抗生素控制住。的確,他整個人和二個月前我初認識他時看起來很不一樣,變得像猴子一樣,超級瘦,真是辛苦他了。在之前則是另一個連感染登革熱三次的德國女生..............what can I say?? Let's have our fingers crossed!!!

P1180669 

是說印尼已經是比較進步的第三世界國家了,這裡的醫生被嫌成這樣,以後不小心被分到小島國家怎麼辦??

看來我除了先把自己的身體養好,成就無敵抵抗力外,還要雙手合十好好向上帝祈禱,祈求不會有什麼怪病找上我才是!!! 可憐啊,必須要自求多福了,拜訪在剩下的實習期間不要再生病了!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amie~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